当前位置:首页 >> 部门新闻
江南私家园林考——《拙政园花窗造型研究》
发布时间:2019-10-16 来源: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点击次数:

【摘要】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的苏州古典园林,其历史可上溯至春秋吴王园囿。明清时期,苏州经济发展繁荣,私家园林遍地。拙政园是苏州古典园林的代表作之一,与沧浪亭、狮子林、留园一起,并称“苏州四大名园”。花窗是中国古代建筑中常见的一种元素,它兼具美观与实用功能,具有浓厚的文化底蕴,是中国古典建筑文化的结晶。本文拟从拙政园花窗的图案造型分类入手,阐释其所蕴含的中国古典文化内涵,并结合花窗在拙政园建筑中所起到的实用性功能,以期剖析出花窗在拙政园中的审美趣味。

【关键词】拙政园;花窗;苏州园林;图案造型


第一章 拙政园及花窗概况

拙政园是苏州现存最大的古典园林,它在中国众多古典名园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清代学者俞樾曾称赞拙政园以“吴中名园惟拙政”、“名园拙政冠三吴”,可见其建造艺术水平之高。拙政园作为一个拥有五百年历史的古老园林,园中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皆是明代文人的审美意趣。始建时有园中三十一景,后虽经历了分合兴衰,几次易主,或私或官,甚至散为民居,但其中的中国古典文化底蕴却始终不曾消失。

花窗又称“漏窗”,明末造园家计成称之为“漏砖墙”、“漏明墙”,是一种兼具装饰效果和实用性功能的建筑元素。花窗不仅仅被运用在古代园林建筑中,时至今日,仍有许多建筑采用花窗的形式。从制作材质方面花窗可分为多种类型,包括砖瓦木搭砌花窗、砖细花窗、堆叠花窗、钢丝网水泥砂浆筑粉花窗。无论材质如何,花窗的主要功能大体是相似的。一是采光通风,二是装饰墙面,三是使人产生移步换景的审美体验。

拙政园中有260多个形态各异的花窗。花窗通过窗芯线条的转折弯曲变化,形成不同的形状造型,根据线条软硬可分为两种:①硬景:窗芯线条全为直线,线条转折硬朗,棱角分明,花窗被分为若干直边几何图形。例如:定胜纹、菱花纹、冰裂纹等。②软景:窗芯线条为曲线,线条弯曲迂回,无明显转折角。全用曲线的花窗造型有:鱼鳞纹、球纹、海棠花纹等。也有的花窗造型兼用软硬两种线条,例如:夔龙纹、六角穿梅花纹等组合纹样。拙政园中花窗的窗框以矩形为主,偶有圆形、六角形或其他不规则形状。拙政园中的窗花题材丰富,融合了古代士大夫文人文化与民俗民间文化,造型多变,纹饰精美,排列布局有富有韵律感,具有极佳的装饰性。同时,造型各异的花窗也将拙政园中的草木山水与人相隔,在景与人之间拉开了微妙的距离,透过曲折多变的窗芯,升华了游园的审美体验。


第二章 拙政园花窗造型的分类

第一节 自然符号花窗

一、卍字纹花窗

“卍”是佛的三十二种大人相之一,是佛教的传统纹样。“卍”有两种写法,一种是右旋“卍”,另一种是左旋“卐”,因佛教中认为右旋吉祥,所以装饰纹样中多用右旋“卍”。中国古代对“卍”字有过多种的解释,唐玄奘将其解释为佛的功德无量,意为功德圆满。“卍”最初并非文字,只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,后武则天时期将其定为“万”字,寓意集天下之吉祥功德。在我国古代岩画中也有见相似符号,被用作象征太阳与太阳神。

拙政园中的“卍”字纹花窗造型(图1),不是单纯地将“卍”字重复排列,而是以“卍”字为基础纹样,通过调整对称中心或变形的方式重新组合(图2,图3),以达到变化万千的效果。

图1:卍字纹花窗

图2:卍字纹花窗

图3:卍字纹花窗


 

二、冰裂纹花窗

冰裂纹源于中国古代陶瓷烧制工艺,原属龙泉青瓷,又称“开片原”。后因其纹样雅致而受到文人士大夫的喜爱,逐渐推及家具、建筑等领域。因为其纹理如同冰片破裂,且裂片层叠,有立体感而得名。冰裂纹的使用体现出了古代文人雅士对“冰”的特殊情感。士大夫文人认为冰的晶莹剔透是纯洁的象征,常用冰比喻人的心志忠贞、品格高尚、表达自身对完美人格的追求。明代吴宽就曾在《书画筌影》中评价王维“胸次洒脱,中无障碍,如冰壶澄澈,水镜渊亭,洞鉴机理,细观毫发”,以赞许他的绘画“无尘俗之笔”。

拙政园花窗中的冰裂纹多为直线互相切个而形成多边形(以三角形、四边形、六边形为主),模拟自然界中冰层开裂所形成的纹理(图4)。还有与梅花纹组合使用(图5),不失文人意趣。

图4:冰裂纹花窗

图5:冰裂梅花纹花窗


 

第二节 动物符号花窗

一、夔龙纹花窗

夔龙纹历史悠久,早在商周时期就开始流行,当时多用于青铜器及玉器的装饰上,明清时期流行用夔龙纹描画瓷器。夔龙是古代的一种幻想中的奇兽。汉代许慎描述夔的形象为“夔如龙一足”,意为夔形似龙,只有一足。夔龙相传为舜的两位臣的名,夔为乐官,龙为谏官。

拙政园花窗中的夔龙纹已是高度抽象后的产物,纹样演变为几何图形,与花窗的窗框形状相适应,以直线为主,又兼具曲线,给人一种古拙大气的感觉(图6)。又常与八角、六角、如意等纹样相组合,形成夔龙纹环绕在其四周的组合造型。根据其组合图案的不同,产生不同的吉祥寓意,主要是象征幸福、如意、光明、和顺。

图6:夔龙纹花窗


 

二、瑞兽鱼虫纹花窗

与上文所述源自想象的“夔龙”不同,此类“瑞兽”是现实中存在的动物。因为其名称的谐音、特性或是某个特定的背景故事,而被古人赋予了吉祥的寓意。

拙政园中常见有蝙蝠纹样的装饰,除花窗外,在铺地和家具摆件中也多有运用(图7)。因为“蝠”与“福”同音,所以将蝙蝠的降临看作是“福从天降”。而蝴蝶的“蝶”则谐音“耋”,古时以耄耋称呼长寿老者,因而蝴蝶纹象征着长寿(图8)。除此之外,鱼纹在拙政园花窗中也很普遍(图9)。古人认为鱼在江河中畅游,自在洒脱,因此以鱼象征逍遥快活的潇洒情调。同时,“鱼”又谐音“余”和“玉”,前者比喻富足幸福、年年有余,后者比喻才学高尚。其中,“金鱼纹”在拙政园中最为常见。“金鱼”谐音“金玉”,意为“金玉满堂”,同时包含了财富富足和品学兼优的寓意。

此类花窗造型多为中心对称或中轴对称的组合图案。常见有瑞兽鱼虫纹位于花窗四角,中间镶嵌海棠花纹、卍字纹或拟日纹等其他纹样;或瑞兽鱼虫纹位于左右或上下两侧,以中轴对称分布,周围辅以其他纹样。给人以中国传统的对称之美感。

图7:蝙蝠纹花窗

图8:蝴蝶纹花窗

图9:金鱼纹花窗


 

第三节 植物符号花窗

植物纹多为现实中植物的变形和简化,在中国古代装饰造型中运用极为广泛。中国传统植物纹源远流长,包括了本土的植物纹样以及佛教传入后所带来的忍冬纹等外来纹样。植物纹在宋代发展到第一个高峰,代替动物纹成为了装饰纹样的主流。与动物纹类似,中国古代植物纹样的象征意义与其自然的生态特征、名称的谐音,以及与之相关的神话传说或宗教故事有着密切的关联。

拙政园中植物纹花窗种类繁多,有牡丹花纹花窗、莲花纹花窗、叶纹花窗、向日葵纹花窗、海棠花纹花窗、莲花纹花窗、梅花纹花窗等等。此类花窗主要纹饰造型分为三类:①以植物纹样为主体,位置通常为中心,四周环绕其他装饰花纹,这种造型样式的花窗中植物纹通常占有很大的面积。例如:牡丹花纹花窗(图10)②植物纹位于中心,但所占面积较小,造型主体为其他纹饰,例如前文所述“冰梅纹”花窗(图11)。③植物纹分布在花窗的四周,中间环绕着其他纹饰。例如:叶纹套拟日纹花窗(图12)。

图10:牡丹花纹花窗

图11:冰梅纹花窗

图12:叶纹套拟日纹花窗


 

图13:一排植物纹花窗


 

第四节 器物符号花窗

一、吉祥器物纹花窗

拙政园中此类常见花窗纹饰有:如意纹、灯笼纹、花瓶纹、花篮纹等。除如意纹象征吉祥如意,灯笼纹象征光明、喜庆外,花瓶纹、花篮纹等所象征的寓意都随具体组成纹样而变。

拙政园此类花窗典型造型有:①如意灯笼纹花窗:此花窗造型采用如意头简化纹样,中心是典型的圆灯笼纹样,周围又饰以如意云纹,整体线条有曲有直,相得益彰(图14)。②不以传统几何图形为窗框,而是以其他特定的形状作为窗框,内饰纹样。例如:花瓶纹花窗(图15)。③斗方套花篮纹花窗:多重纹样层层相套,花篮内套花叶纹样,外套斗方,其外又套如意纹,画面精致,富有层次感(图16)。

图14:如意灯笼纹花窗

图15:花瓶纹花窗

 

图16:斗方套花篮纹花窗


 

二、避邪器物纹花窗

古代避邪象征器物众多,拙政园中常见纹样主要是方胜纹及古钱纹。

方胜纹是以两个菱形压角相叠而构成的几何图形纹样。“胜”原为古代汉族神话中“西王母”所戴发饰,古人借“胜”驱邪保平安,祈求平安幸福;“方”取其形方正。两菱形相交,又象征夫妻同心同德,成双入对,永不分离。拙政园花窗中方胜纹常与其他小型纹饰一同出现,重复排列组合成完整造型,例如:方胜折扇九子纹花窗(图17)。

古钱纹是一种典型的瓷器装饰纹样,后衍生至建筑领域。其图案为大圆中有内向弧形方格,是古代圆形方孔钱币的变形。拙政园花窗中的古钱纹多作二房或是四方连续纹状排列,有时也有中心一古钱纹,周饰其他纹样环绕或中心对称的造型(图18,图19)。

图17:方胜折扇九子纹花窗

图18:古钱纹花窗

 

图19:古钱纹花窗


 

第五节 文字符号花窗

古代文字符号主要分为单个文字符号和词句文字符号。在其他园林中有见以诗句为窗芯纹样的花窗,但拙政园文字符号花窗主要是单个文字,例如:寿、囍字。

寿字纹在拙政园花窗中高度图案化,常以圆形“寿”作为窗芯图案的中心主体,周围饰以其他花纹,并以如意纹居多(图20)。

囍字纹在拙政园花窗中的典型造型有两种:①以“囍”字填充整个窗框(图21)。②以“囍”为中心,边饰其他纹样(图22)。

    

图20:圆寿纹花窗

图21:囍字纹花窗

图22:囍字纹花窗


 


第三章 拙政园花窗造型的实用性功能

拙政园花窗造型除了上述装饰性的文化内涵外,在建筑的空间审美上也发挥了实用性的作用。

首先,花窗不会单独存在,而是作为墙的附属物出现,这就意味着它具有分隔空间的功能。中国古代建筑一直以来都很注重比例尺度的把握。从皇家宫殿到民居住宅,都通过空间的比例分割来达到所需的三维感受——空旷或狭小。再通过各部分空间的对比或平衡来使人达到一种空间审美感。例如,大殿前空地的开阔给人气势磅礴的感觉,而胡同巷路的狭小给人幽深的感觉。花窗将拙政园的内部空间与外部相隔,破除了明清私家园林面积大小的局限,在繁华喧闹的姑苏城中营造了一片悠然自得的空间。同时,花窗也将园内空间分隔,回廊低矮与庭院幽深形成对比,使人在有限的空间中产生“别有洞天”之感。

其次,花窗的空间分隔功能与单纯的墙也有所区别。花窗又称“漏窗”,“漏”不仅仅是为了采光和通风,更是要营造出一种空间的层次感,一种易虚易实的空间审美体验。花窗的造型特点使得它不会把空间完全隔断,而是在分隔空间的同时,使得空间与空间之间相互渗透。人处于厅廊之中,却能看到园中景致,有时是一处,有时是多处。于是,空间又产生了更为丰富的层次感。视线通过花窗,从一个空间贯穿到另一个空间,两三个空间相互渗透。这使得原本静止的空间相互流通,使得景致有了流动的感觉,达到了“静中有动”的境界。

空间景致在透过花窗产生层次后,人的运动也开始产生作用。拙政园中的景物是固定的,花窗的造型位置也是固定的,但人自身却是在运动着的。以缓慢悠然的步伐游园,透过一处花窗看窗外之景,所见景物都处在了相对位移之中。同时,随着人的移动,变化着的不只是窗外的景物,花窗本身也因观赏者所处角度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视觉效果。这也就是古典林园中最为重要的“移步换景”,花窗在此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。

花窗附属于墙,又有别于普通的窗,它在分隔空间、渗透空间的同时,营造了一种虚实相生的意境。这种意境正是古代文人雅士所追求的诗情画意。它又类似于佛家所说的“悟”,是要让人在游园之中观察、欣赏,进而有所感悟。这就是中国建筑文化特有的产物——花窗,所具有的空间审美的实用性功能。

 


总结

拙政园是中国古代四大名园之一,也是江南私家园林的代表作之一。园中建筑精美,样式典雅。白墙青瓦之中的花窗,作为中国古典建筑中兼具装饰性与实用性的建筑元素,在拙政园中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。

拙政园花窗造型从图案上可分为自然符号花窗、动物符号花窗、植物符号花窗、器物符号花窗、文字符号花窗五大类,每个大类下又可细分小类。从造型整体上看,可分为以下几种纹饰布局:①单个纹饰填充整个窗框。②以一主体纹样为中心,边饰一种或多种其他纹样。③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纹样。④中心对称或中轴对称。⑤多种纹样组合,多行重复排列,填满窗框。

拙政园花窗造型除上述装饰性功能外,还具有营造空间审美感的实用性功能。具体体现在,它作为墙的一部分,可以有效得分隔空间;它作为窗,又可以使空间相互渗透,产生层次感,并随着游园者的运动,产生移步换景的空间审美体验。它既分隔了空间,又渗透空间,使人产生了易虚易实的意境美,营造了古代文人所追求的“诗情画意”的空间审美感。



 

【参考文献】

[1]曹林娣:《图说苏州林园:花窗》,时代出版传媒有限公司;2010年版

[2]潘春华:《苏州园林的花窗》,载《建筑》,2018-09-29

[3]陈鑫:《苏州古典园林的门洞花窗造型艺术研究》,载《苏州大学》,2008

[4]张蕾:《论中国传统纹样的象征性》,载《艺术百家》 , 2006

[5]古月:《中国传统纹样图鉴》,东方出版社, 2010年版

[6]王宗拭:《拙政园》,古吴轩出版社, 2000年版

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©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